我与王憨山共事的那些年

乐正益


2018-08-24 09:03 【字号 大 中 小】【论坛】【打印】【关闭

我早想为王憨山写点纪念文字,是因为惊异于他的花鸟画的卓越成就,还有我与他共事三年的情谊。

    1961年春天,我被调至双峰二中教书,当时憨山先生正在该校教美术和生物。我有幸成为他的同事。不料这短短三年的同事生活,如今竟成人生最美好的记忆。我与王先生别离,算起来已有四十年了,然而往事仍历历在目。他那高大而奇特的身影,神奇而浪漫的人生,憨厚而质朴的气质,以及对艺术美的执着追求、百折不挠的精神,实在令我永志不忘。
 
神奇而狂放
 
    我到双峰二中任教时,恰是我国经济最困难的时期。当时粮食定量不过是二十五市斤一月,月薪仅四十多元,不够一担红薯钱。王憨山长着个粗壮高大的个头,食量大如牛的肚皮,有传说他一顿能吃下十斤红薯,怎能填饱!这点钱粮,养活他自己尚且不够,何况还要养家?那困境,绝非常人可比。可是他不等不怨,而是挑起两百来斤的粪桶,自种红薯、萝卜、瓜菜,说是粮不够,瓜菜凑。这貌似鲁智深的大汉不愧为硬铮铮的铁汉子,泰山压顶不折腰的伟丈夫,不怨天,不尤人,不怕苦,硬是靠“自力更生,生产自救”的办法挺过来了。
 
    他那时正当四十余岁的壮年,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本应为学校器重,然而在那只凭政治,冷落才华的时代,他既不被领导重视,也不为群众青睐,尽管他那时的绘画功底已很深,我常见校外热心学画的青年,纷纷向他拜师求教。
 
    至于他的人生经历,那富于神奇而浪漫的色彩,正如女人笼罩的面纱,的确有些朦胧。那是1961年的冬天,学校工会组织了一个五十多人的教师谈心会。王老师主动发言了,他介绍自己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刚成立时,他的任务是为武汉市作宣传画,不久,他由军队遣散回家,一度流落贵州、长沙,后才至家乡双峰二中任教。流落异乡时,他身背一个包袱一把伞,怀揣南京美专结业证书,纸笔墨砚,沿途卖画为生。在长沙丽文中学任教时,除了绘画,还要兼教音乐课,为了谋生,他便硬撑着,实在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因为他不识谱,仅知道五首歌,唱完了就无法教新歌了。讲到这里,真让人噗嗤一笑。我真佩服他的狂放而又坦荡的个性,那敢作敢为胆识真震撼我的心灵!而他那纯真得不饰美、不隐忍的言辞,给我留下难忘的印象。
 
憨厚而质朴
 
    前面已说过,他的言辞是那样坦荡,他的行为是那样狂放不羁,他的穿着是那样朴实无华。由于工作的关系,他那憨厚而质朴的性格,在接触中,我有了更深层的了解。
       
    1962年起,他担任 35班班主任,兼教美术和生物。我在他班教语文,兼导全校文艺活动。由于对文艺的共同爱好,我与他就有了亲密交往。事无巨细,互帮互助,从未有过不愉快,这是一段值得怀念的日子。那时我是二十多岁的未婚青年,他已是有老婆孩子的壮年,但我们从不过问家事,却和谐相处。记得有一次我为了上好作文课,命题是《我的学校》,便组织两班学生实地考察校内的百草园。我请他作讲解员,他欣然应允,俯着身子,伸出粗大的食指一一点评:“你看,玫瑰虽好看,又香,可入药,但太红,红得发紫,有些刺眼。这是蔷薇,也可入药,但有密刺,易伤人。这是兰草,秋末开花虽有些清香,摆出君子的模样,故人称君子兰,它可敬不可亲。这是菊花,色黄,调和,又耐寒,花香清淡,品格高,我爱它,还有满园果树,桃、李、柚、橘、梅、石榴等……”学生听得入神,频频点头。后来就有了内容真切,生动活泼的作文。
 
    我深深觉得他是平易近人、和蔼可亲,憨厚质朴的好人。他冷面热肠,恰似热水瓶一样!我对他的班主任工作,也热情相助。这年深秋时节,学校举行一次歌咏比赛,参赛节目都是规定的革命歌,其中也可自选一首,但不能离开革命内容。我就为该班自选一首为之教唱、排练,王负责组织、纪律整顿。我当时为班里选了一首长沙方言的民歌《和平歌》,他听了极感兴趣,也情不自禁地低声哼着,“全世界(gai)的人啦,咯(gu6)样子多喂,一声那个唱起那和平歌来,唱起那个歌来如雷打呀,滴(dia)起那个汗来水成河哕,叫声那个战争贩子战争贩子死家伙嘿!”在我和他共同调教下,班上同学已唱得整齐而热烈,那长沙腔调也别有一番风味。为了演唱更加完美,我们还物色了一个“指挥”人选。这孩子酷似电影里小演员潘冬子模样,名叫孙家正。在我手把手的调教下,没想到他的派势几乎和我一模一样。这个指挥为大合唱增色不少,加之选歌独特新颖,比赛结果很快揭晓:35班全校第一名。
 
    接着,在这年的元旦,镇上要举办庆祝1963年元旦的文艺汇演,我便组建了校舞蹈队参赛,导演了《十盏灯》,那是歌舞结合的,有小段唱词贺新年,按民间曲调(实为湖南花鼓调)演唱,动作又是按戏剧舞台动作设计的艺术形式。不料王老师极感兴趣,不请自来,摇旗呐喊,给予极大的帮助,因为唱词要打幻灯,才能让听众明白。他便按着我的肩微笑,“小乐,莫急!我替你出海报,打幻灯,好吗?”我自然是求之不得。次日大早,大字的唱词并附宫灯、舞女的插图海报,就张贴在校内走廊墙上,十分醒目。
   
    憨山,憨山、憨厚如山。他对美的追求,对真的向往,风雨不动安如山,泰山压顶腰不弯。他的书法,也是字如其人,憨态可掬,稳于泰山,似有颜体的粗壮,魏体的工稳,又有独创的童稚笔法,不重头,不藏尾,随心酣畅、自然匀称的艺术美毕现。写繁字大如“憨”,写简字小如“山”。疏密相问,大小相配,整齐工稳,又不失自然、纯真、童趣之美。他虽无心书法,但书画相配自有他独特的艺术美。
 
    1963年夏季,全县举行了一次教师文艺汇演,我有个《鄂尔多斯舞》的节目出演,正为道具发愁。我告诉王老师,服装设计是蒙古族的打扮,头戴红顶、上大下小的黑沿帽,就像清朝的官帽,身穿长袍,系腰、扎袖、长统皮靴。次日,他用马粪纸制作这样式的帽子,用红绸铺顶,黑绒裹帽沿,并插一根鹅毛,说是做帽上的花翎,更显英姿神态。演后,我居然在县里一举成名,应该说我的演出成功,绝对与王的鼎力相助密切相关。
  
    现在呢,王老师已永别人间,但他对人的热情帮助,给孩子们热心指导的往事仍存在我的心间。他给我出过精美插图的精美海报,赠给我精致的舞蹈帽子,可惜随着时间流逝,这些东西如今已荡然无存。他那默默的奉献,憨厚的微笑,助人为乐的热情,只能永远留在我的记忆里。
 
执着而坚韧
 
    王憨山老师,我可亲可敬的兄长,可爱可求的朋友,在那短短三年的交往中,他的确给了我人生的启迪。他今天能够登上国画艺术的殿堂,实在是他一生对真善美的执着追求和坚韧不拔的艰苦奋斗精神所致。这块璞玉就像和氏璧一样,在它打磨之前,仍如普通的石头一般,也还要有识宝之人。憨山并非不努力,不奋斗,只是时不济运。在1963年的时候,我见王老师经常投稿,但只见退稿不见报。至于画花鸟虫鱼画猪鸡牛羊,有谁去看呢?在1963年春天,大概是星期天,我到校门口理发室找宋师傅理发。理完后我上楼看看。我知道这是王老师的卧室兼画室。只见南方屋檐下开扇细木格窗户,白皮纸糊着,算是透光、上见青瓦,伸手可触,低矮得很,冬冷夏热,周围挂满了水墨画,琳琅满目。有画水牛的,正在塘里洗澡;有画小鸡的,各具花色,各具神态,就像世界著名画家达芬奇在苦练画蛋基本功,就像著名音乐家聂耳在这样陋室谱出《义勇军进行曲》。靠东摆着简易木床,有灰色铺盖,靠西有张很大的红漆书桌,有盏煤油灯,桌上有纸笔墨砚,还留有一张废稿。我感到奇怪,问那理发师:“宋师傅,王老师到哪去了?”“今天是礼拜天,他回家了,还没有回校”。“为什么好好的教工房不住呢?”“他是想图个清静,怕惹群居的是非”。呵呵,他想超凡脱俗,安享个人绘画的小天地呢!虽然他尚未成名,但那绘画的功底,独特的风格,我真的极为佩服的。看了他的画稿,我忽而想到,这不正是鲁迅先生倡导的“白描”吗?“去粉饰,无背景,有真意,少做作”的粗线条的意笔画吗?似乎是郑板桥的画竹,先是胸有成竹,然后一气呵成,画出骨气,竹的精神,真的,看了王先生的画稿,直感到线条粗壮,那刚烈的气势,那温和的柔情,跃然纸上,人木三分,那栩栩如生的意趣美,拿美术家的话说,既有力度美,又有柔和美,刚柔并举,两者交融。这也正如他的为人,既有他刚强粗豪的一面,又不失待人憨厚和善的一面。
 
    后来,王老师调往县文化馆,永远离开了教师岗位。此后,我也很少再见到他。至于他以后专攻花鸟画,艺术日益成熟,退休后仍笔耕不辍的一切详情,我只能在老朋友朱剑宇先生所著的《王憨山画传》里透彻地了解了。但我们现在看到的他晚年的作品,那绘画与书法的独特风格又是始终未变的。今天世易时移,这位憨厚、执着的画家,终有出头之日,我为有这样良师益友引以为荣。当你反复念叨“花鸟、花鸟,国之魂宝;憨山、憨山,憨厚如山;热忱、热忱,如坐春风”的时候,难道你就不能和我一道,像他生前爱画的花鸟画,爱看的民族舞,爱唱的《和平歌》一样,永远赞美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和谐,高声歌唱人类世界的和平吗?嘿哟!至尊至爱的王憨山,你那高大憨厚质朴的形象永远留在我的记忆里!多少世人将在你的遗作面前伫立凝思,或赏心悦目,或叹为观止,或深情缅怀。我打从心底呼唤你绘画的辉煌成就,终成就一代的艺坛大师,我要为你留给我们宝贵的文化遗产而引吭高歌!更要为你树立一座人性美的丰碑!
 
作者:娄底一中退休教师
来源:双峰网(责任编辑:龚向阳)

浏览统计:

上一篇:成语

下一篇:佛海遗珠——云溪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