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下乡丨湘军:冲锋陷阵,浴血重生
2021-07-13 10:21:54          来源:双峰县融媒体中心 | 编辑:戴戈 | 作者:张千帆 张甜 杨宇曈 李乐乐 刘越 刘冰冰 胡馨月 张义和 李子涵 杨宇曈          浏览量:21266

径直走入来到曾国藩故居的半月台,驻足观望,一眼穿梭历史——半月塘边高高飘扬着巨大的湘军帅旗,威严与壮观扑面而来。跨过故居的一道道门槛,“清芬世守,盛德日新”“勋高柱石”“笃亲锡祜”……一楹楹对联、一块块匾背后,上演着一幕幕以曾国藩为首的曾氏家族儿女修身致世的活话剧。一路走走停停,从“耕读之家出才俊”到“作育人材”再到“道德文章传千古”,湖南大学中国语言文学学院湖湘文化调研团队的一行人不仅了解到了他的求学及交往,而且对其影响及评价方面有了初步概念。

当浏览到“治军之道,启迪后人”一章时,一个小妹妹清脆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对对对,就是这个”她兴奋地对身边的父母说,“我们考的就是这个湘军”。她的话语引起了我们极大的兴趣,于是我们上前表明来意,同一家三口攀谈了起来。当问及来参观曾国藩故居的理由时,两位家长觉得多带女儿了解中国的名人伟人,实地参观,从遗留的古迹中感受他们当时的生活、感受当地的文化氛围,会学到许多书本上没有的东西。毛泽东故居等地也是他们曾带着女儿感受伟人精神的地方。

“我觉得能来实地感受更能巩固书本上学到的知识,而且这次中考考到了湘军,我就特别想来看看。”女儿也补充道。


——湘军。

 

这是一支在清王朝摇摇欲坠之时崛起,在世纪舞台上大显身手的政治、军事集团,他们呼吸相顾,痛痒相关,赴火同行,蹈汤同往,胜则举杯酒以让功,败则出死力以相救。他们是近代湖南人才辈出新场面的开篇。


文人带兵、忠义血性


湘军的前身为“湘勇”,其早期领导者朱孙贻、王錱、罗泽南、李续宾等都是书生出身,曾国藩组建湘军时,不拘一格,网罗人才,招募了一批同样笃信程朱理学的学子作为湘军骨干,形成了以理学治军、用书生领兵的独特风采。由于湘军领导层文化素养普遍很高,所以他们的日常行为体现着浓厚的文人色彩。


在制定严格纪律的同时,湘军将领也很重视思想教化,曾国藩就在军中亲自作了《爱民歌》。不仅如此,湘军诸将在战争空闲里,还养成了看古人书、作经世文的习惯,留下了大量著作,如:《罗泽南集》《曾国荃全集》等等。

而从他们的行军打仗、日常行为中,我们不难感受到他们一方面有读书交游、挟击时弊、关注民生的士人风骨;一方面作为行军打仗之人,也带有精忠报国、威风赫赫的武夫侠气。“带勇之人,第一要才堪治民,第二要不怕死,第三要不急急名利,第四要耐受辛苦”。这是曾国藩于咸丰三年九月十七日与彭泽忠、曾毓芳书。从他的选兵标准中便可以洞察,为什么湘军能闻名于世,为什么湘军有“吃得苦、耐得烦、不怕死、霸得蛮”的口号,为什么士兵多是湘乡一带的农民。



中兴将相,经世致用


作为湘军的领头人物,曾国藩的思想深深影响着湘军精神的形成与发展。其经世致用思想主要内容是“以理经世”和“以礼经世”,他不拘于一派,而是同时吸收诸子百家的思想,重新界定仁礼关系,并赋予礼以经世之术的内涵。


他的这些思想在军事策略上也能清晰体现:从墨绖从戎、移孝作忠开始,他“改弦更张,练一大团”,仿戚继光之法训练湘勇,对于一个文人来说,这项重大决定的背后是对家、国的情怀。湘省狼烟四起,绿营军风采不复当年,清王朝危机四伏,他作为传统知识分子,义不容辞投身救国之路:从团练到水师,从捍卫道统到徐图自强、洋务救国,从屡败屡战到攻克金陵,从收复新疆到牛庄抗日……在湘军发展壮大的过程中,湖湘文化的内涵得到了丰富,缔造了“无湘不成军”的湖湘骄傲;湖湘子弟的血性得到了锤炼,留下了“若道中华国果亡,除非湖南人尽死”的铁骨铮铮。

可是,我们虽赞叹于湘军的成就与辉煌,也扼腕于其后期的解体。对于其宝贵的湘军精神,我们不禁思考——湘军“吃得苦、耐得烦、不怕死、霸得蛮”的精神是随着他的解体而没落,还是于潜移默化中早已浸润在时代、民族的血脉中?


湘军魂魄,前世今生


“吃得苦、霸得蛮、扎硬寨、打硬仗”是对湘军最贴切的赞誉。湘军在曾国藩、罗泽南等将帅的领导下南征北战、建功立业,成为扶持清廷的得力支柱。时过境迁,风云往事烟消云散,湘军的生命早已被历史划上了句号。我们曾认为,湘军早已是历史课本中印刷铅字般的过往。万幸的是,大坳山没有让我们怀着遗憾和失望离开,它在冥冥之中为我们指明了方向。在群山环抱丛林掩映之中,也有着湘军的蛛丝马迹。

湘军文化园景区的负责人王石阳先生是我们的引路人。他说,湘军文化园的定位是“依托曾国藩故居富厚堂文化资源的配套旅游设施”。事实上,在调研富厚堂之时我们并未注意到,在侯府正门荷花盛放的池塘对岸,高耸帅旗所指的方向,就有一条通向湘军文化园的小路,与富厚堂仅有十分钟的路程。


湘军文化园还处在生机勃勃的建设之中,尽管大部分设施仍未完备,但仍体现了出色的建造构想。在路上王先生向我们分享了拓宽入园正路、构建服务中心的新思路,随着调研逐渐深入,园区的建造构想也更趋全面。从门前练兵场形式的停车场,到周边环抱着茂密草坪的固定摊点,以及用于体验古代弓箭的靶场、用于策马扬鞭的草场,方方面面都可以体现出湘军文化园为游客打造在娱乐中感悟湘军文化之景区的诚意。

但是如果仅限于此,湘军文化园只能提供一个优秀的景区运营范本,但有了湘军精神的内核,文化园就有了自己的灵魂。


园区的围墙是模仿古代木制营垒建造的,城墙下的壕沟和1:1仿制的北洋水军舰炮可以使我们很容易地回溯历史的长河,惊叹着叩开湘军营垒的大门。在草坪的一侧,一个在建的大池塘十分醒目,这里模拟的是湘军水师的训练场景,一道铁索横亘两岸,游客可以在其中扎筏泅渡,于小小的颠簸与冲击中略微体悟一点湘军水师驰骋江河的风姿。草丛中散落着用以军事训练的木架,在训练场的中间园区拟建一座巍峨庄严的中军大帐。想来即使是曾国藩本人,在行营之内观赏湘军将士训练的英姿时,也不免心生自豪。

步道顺着地势,沿着草场渐渐向山林延伸。在步道的一边,连缀着一排展板。这些展板将为游客讲述湘军的知识,使人们在放松娱乐之余也可以获得文化的滋养。山脚下的植物迷宫构思精巧、独具匠心。植物围栏划分出不同的岔路,在关键的节点都有一架展板,整座迷宫的十四块展板对应着曾国藩参与过的十四场重要战役。这是对历史独特的致敬。我们在其中跌跌撞撞、走走停停,时而陷于污泥时而惑于歧路,在动摇挫败之中不断摸索出路。虽然这小小的游戏绝不能与曾国藩波澜壮阔的人生相提并论,但在这里,我们至少体悟到了一点“乐以终生忧以终生”的豁达心境,这同样也是曾国藩与湘军屡败屡战百折不挠的秘诀。


总而言之,依托着深厚的湘军文化,湘军文化园得以展现自己灵动健美的生命活力。我们仿佛可以听到这片土地均匀的呼吸声,并为它的健康成长而欢欣鼓舞。


顺着步道进入山林,大坳山林木茂密,登山小路崎岖难行,随处可见悬崖陡坡险峰怪石。在攀登之时,大家汗流浃背,十分辛苦。王石阳先生调侃道,多年的锻炼使他的身体健康也得到了很大的改善。诚然,这项事业背后究竟有多少艰难和痛苦,真正的滋味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说,园区自2018年建设以来,投入了上亿资金,但真正的问题远不止在资金这一方面。为了运送建筑材料,他们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硬是在一片原始密林之中开辟出一条道路;山上修建的游乐设施、搭建的观景凉亭都需要从山下人工搬运材料,人工费有时几乎可以与建筑费比肩。蜿蜒崎岖的小路处处浸洒了他的汗水。

王石阳先生说,优秀的统帅要像曾国藩一样,虽然自己不精通打仗,但需要有识人用人之明,能从宏观层面把握自己的事业,明晰发展的方向。湘军文化园建设井井有条稳步推进,可能很大程度上就是得益于他对自己事业的明确规划。而要继承与发展好传统文化,也不能没有明确的思路:一方面要建立景区来保护、修缮、以供后人参观;另一方面也要把湘军精神作为自身独特的内涵的来构建相对应的文化旅游产业,才能在竞争激烈的文旅市场脱颖而出。


路程终于达到最高处,白米寺天色澄明、万里无云。摆脱了幽深曲折的小路,坦途终于在我们的面前徐徐展开。

在山下的一块展板上醒目的展示着《革命理想高于天》这一篇文章,其中记载着我们脑海中那个问题的答案——湘军究竟去了哪里?


“湘军早已超越了一般意义上的地方武装,成为近代中国军事精神的写照”。


传承一步步进行到现在,各行各业的龙头翘楚其实都是各自领域的湘军。而共产党缔造的红色湘军更是其中杰出的代表。曾经全国五十三名党员中,湖湘籍党员就接近二十名,在某种程度上,以毛泽东、蔡和森为代表的党的领袖在成长过程中也深受湘军精神的熏陶。红色湘军经过二十年苦战,诞生了一大批军事家和革命家。


虽诞生于湖南的热土,但湘军绝不局限于这一方的天地。在历史的风云变幻中,百折不挠的湘军将永远踏着号角在奋勇向前。在一次次的冲锋陷阵、一次次的浴血重生当中,实现精神的不朽。


责编:戴戈

来源:双峰县融媒体中心

时政要闻
社会
乡镇新闻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