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不完的柴
2021-12-01 15:07:37          来源:双峰县融媒体中心 投稿邮箱:bm@ldsf.com.cn | 编辑:李娟 | 作者:郭卫豪          浏览量:73524

阿牛是一个穷山沟里的穷孩子。没有父亲,与母亲相依为命。12岁那一年,阿牛正在读小学六年级,那一天,他听到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父亲在工厂做工,不小心被机器撞成重伤,生命垂危。12岁的少年已经懂得这意味着什么。阿牛的眼泪顿时奔涌而出,可是他却没有哭出声音,我知道他在强忍着痛苦,内心如钢铁般坚强。

几个月后,他父亲去世了,阿牛成了家中的顶梁柱。放学后,阿牛立马放下书包,与母亲一起做农活,十八般农活,样样参加。为了节省家庭开支,阿牛和母亲每个星期六、星期天都会上山砍柴,秋天的时候还会扫丛毛叶子。砍来的柴、扫来的叶子都是烧火的原料。一年到头,阿牛家总是柴火煮饭、柴火烧菜、柴火煮鸡食,烧柴成了他家特有的生活方式。

三年后,阿牛终于初中毕业了。可想而知,阿牛没有考入高中,更不用说能考入中专了。那一天,阿牛跟母亲说:“娘,我15岁了,我要出去闯闯。”母亲看了看阿牛黝黑的脸庞,难过的低下了头。

阿牛走后,阿牛娘一个人上山砍柴,从来没有去买过一个煤球。

阿牛一个人到了长沙,在一家餐馆打工。早晨帮着卖粥,中午和晚上打盘,其余时间准备餐饮。两年下来,阿牛攒了一点钱。阿牛窥测到一个商机,长沙火车站旅客很多,早晨大多要赶车,没有时间吃早餐,一碗粥或许是最佳的选择,于是阿牛辞去了餐馆的工作,自制了一个推车,在离火车站不远的地方,租了一间小房子。晚上熬粥,凌晨在火车站广场上吆喝着:“卖粥了,卖粥了,又鲜又甜的大米粥。”阿牛的粥好喝,每天早晨都满满而去,空空而回。一年下来,攒了一叠厚厚的票子。那一年春节,阿牛和母亲在父亲过世后,第一次购买了年货,过了一个美美的春节。

阿牛跟娘说:“娘,不要烧柴了,去买点煤球烧吧。”阿牛娘说:“孩子,你还只赚了一年的钱呢!还要多少钱,知道吗?这两间房子,是你父亲留下来的,等你娶妻生子,还要盖房,不知道要多少钱呢?”阿牛不吱声,默默地走开了。

又过了几年,阿牛找了一个女朋友,家是长沙郊区的。结婚时,女方没要阿牛家的彩礼,还给了阿牛一些钱,只是提了一个条件,要阿牛在长沙安营扎寨,不要再回那个穷山沟了。阿牛答应了。他和老婆一商量,决定到一个小学旁边开家文体用品店。阿牛娘听说后,立马从银行里把阿牛给过的钱和自己给别人做工的钱都取了出来,塞给了阿牛作开店的本钱。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后来,阿牛生崽了,奶粉、尿布湿、衣物是不少的开支,全家凭靠一个文体用品店挺了过来。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又过了十来年,阿牛40岁时,终于在长沙买了一套房,三室两厅,120平方,当时花了50多万元。新房过火时,阿牛特意接着母亲一起去住,可只过了一个月,阿牛娘便跑回来了。“水费要钱,液化气要钱,还要什么物业费,什么都要钱,我还是回来住,烧点柴,啥钱都不要花。”阿牛娘逢人便解释说。

阿牛挽留几次都无济于事,他知道,娘舍不得花他的钱,又没有熟人陪她说话,只好让娘回家。但是每个月阿牛都抽空回来,而阿牛娘也真的依然烧着柴火。

斗转星移,春去秋来,又过了好些年。真是岁月不饶人。阿牛娘60多了,腿脚不便了。阿牛给她买了一个电磁炉,反复告诉她怎么用,阿牛娘也试了几回,好用。阿牛这才放心地回到了长沙。

过年了,阿牛买了辆小车开回了家,远远地看见老家前坪炊烟缭绕,猜想又是娘在烧柴了。果不其然,阿牛娘正在烧柴火炒鸡肉,一见到儿子一家回来了,赶忙招呼,“柴火土鸡,好吃好吃”。阿牛说,咋不用电磁炉。阿牛娘回答:“又耗电,又没这么好吃,还是烧柴好,又好吃,又不花钱”。

岁月不老,而人却一天天老去。转眼阿牛娘七十多了,腿脚有点不灵便了。可是她除了下雨下雪,每天还是到后山去砍柴。直到有一天,她抱着一捆柴,走进房门时,不小心踩空一脚,摔倒在地上。这一摔却把手腕给折断了。

阿牛火速从长沙赶回,在左邻右舍的帮助下,把娘送进了市里的骨伤科医院。

出院后,阿牛送娘回了老家,在老家住了一个星期。他每天做饭菜给娘吃,直到娘的手腕完全恢复正常才走。临走时,阿牛特意咬着牙根说:“娘,不要再烧柴了,再烧我就不回来了”。

两个星期后,阿牛不放心,开着车又从长沙回来了。远远地,远远地,看到老家那边,又是炊烟凫凫。车子慢慢地接近老家,阿牛看到了家门前坪上,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柴灶边忙碌着。阿牛的心,慢慢地慢慢地凝重起来。他的双眼冒出了两行热泪,顺着眼颊刷刷地流了出来。这一次,他终于没能忍住,趴在方向盘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责编:李娟

来源:双峰县融媒体中心 投稿邮箱:bm@ldsf.com.cn

时政要闻
推荐
乡镇新闻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