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紫峰上的遗憾
2022-04-14 16:08:29          来源:双峰县融媒体中心 投稿邮箱: bm@ldsf.com.cn | 编辑:李娟 | 作者:郭卫豪          浏览量:222980

久闻金紫峰之名,似有金色紫色之意,应为胜景之地,故择佳日良辰,与友一起驱车前往之。

车在娄衡公路上奔驰,约半时许,有友云,左侧即为金紫峰也。顿生激动之心,侧面仰视之,乃一通天翠屏也。有语云“莽莽苍苍”、 “伟岸雄浑”,皆不过度。又几经曲折,越过塘基,穿过桥洞,跃过绿田,遂在一大坝处停下。此时观金紫峰,虽觉亲近,仍因其庞大而生敬畏之心。“不识庐山真面,只缘身在此山中”,想今日,吾当深刻体会此诗之意境了。

走上大坝,有碑刻曰:千岁塘水库。微风轻拂,碧波鳞鳞。唐朝刘禹锡有诗云:湖光秋月两相和,潭面无风镜未磨。遥望洞庭山水翠,白银盘里一青螺。千岁塘水库与洞庭湖相比,壤天之别,却也不失诗中洞庭的那种静美。

绕过千岁塘水库,沿着山边小路向前,蹓跶了小许,感觉脚底舒适无比,低头一看才注意到,脚底小路别有一番情趣,皆为一小块一小块石子镶嵌而成,犹如一条嵌满珠宝的带子,一直延向了山顶。紧贴这条狭窄的“带子”,一根根黑管从山脚而上,钻入树丛。有友疑曰,此乃运送天水入户之管也。想必山上定有天眼,储藏天庭之仙水吧。

吾等穿行于绿树之中,攀行而上,又一刻钟左右,来到一小涧旁。小涧无水,不闻潺潺流水声,有些许失落,而涧上横卧之木架,色黑质枯,乃久远之物,勾起吾等思古之情,与古神交,亦不失一快意之事。小路开始微陡,前行之人不免额角冒汗,双脚微颤,但不肯停歇,继续前往。及至一陡峭处,回望山下,有幽深峡谷,躺于眼底。幸吾等未有恐高之症,否则头晕脑胀。再望山顶,幽绿荡漾,好不养眼,让人心旷神怡,脑洞大开,情不自禁地吟诵书圣之兰亭序,“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

山路愈发陡峭,攀爬至一灌木丛处,只见有潺潺流水,却不见路在何方。拐过几棵大树,发现流水处横卧大石块,路已在石块背后。吾等商议,既有登山之名,何惧山路之险,遂铆足劲头,脚底发力,双手用劲,顺势越过了石块,跃上了溪流对岸,振奋而行。渐渐地渐渐地,感觉已接近山顶,只见前方一土堆,诸路黑管皆齐汇于彼。吾等好胜,速趋于前。哇,竟乃一天潭也!侧目而视,竟又一天潭也。如此有三座天潭,皆满潭仙水,清澈见底。原来,山下居民之用水,皆取于此。自应那句,“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之言了。细观天潭,潭底绿藻丛生,苍翠欲滴,生机盎然,好一派风光。众人啧啧赞叹,皆浮想前方定有更胜之景,待吾等前往赏之。

又一路兴冲冲,一鼓作气,急行了一百多米,竟有一土屋显现于眼前,半边坍塌,墙体凹陷,似年代久远,非时人所砌,但为何不顾辛劳,于山顶砌屋?众人皆为之不解。罢罢,且往前方寻胜景吧。又步行数十米,竟有一粗大树枝横卧路上,吾等只好折枝穿行。再往前几十米,只见一片诺大的竹林立于眼前,高大的竹杆,翩舞的竹叶,幽静的平地,似为一方仙境。遥想三国时竹林七贤,其肆意酣畅之所也不过如此罢。然正于众人欢呼之时,有友云,还未到山顶,当“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吾等呼应,嗷嗷前行,竟于竹林末尾之处,被一根根枯竹阻拦。越过一根还有一根,再越一根仍有一根,及至越过所有横竹,竟发现前方已无去路,大失所望矣。此时之心境,一下从火热跌至冰凉,众人皆道不爽。再度扫描,亦未发现有登山之小径。只得在无限惋惜、痛惜声中下山了。

唉,上山之时,有好景相随,遂生登顶之意。欲登山顶,却又无一路可行。给人以希望,却最终失望。登山如此,人生之路也有相类之时。少年时意气风发,志得意满;壮年时功业有成,似可鹏程万里;然不久止步不前,只能留下壮志难酬的空叹。真让人唏嘘也。

不禁与友人言,此金紫峰之旅,乃风景胜地之旅,亦是人生感悟之旅矣。友人回曰,何须嗟叹,尽心尽力,人生即无憾事!

责编:李娟

来源:双峰县融媒体中心 投稿邮箱: bm@ldsf.com.cn

热点专题
时政要闻
精彩推荐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