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听
2020-11-24 16:39:35          来源:双峰县融媒体中心 | 编辑:戴戈 | 作者:郭卫豪 笔名:一禅          浏览量:16000

已是晚上十点钟了,公园里散步的人陆陆续续地回家了,只留下我一人在石板上独自怅然。路灯发出的光芒愈发清亮,却止不住夜的深沉和静谧。我喜欢这种静的味道,于是干脆躺在石板上,闭着双眼,让我的心依偎在夜的怀抱,与她同频率地搏动。

许久,一股沉重的声音将我在与夜的陶醉中呼醒。我循着声源来到了河边,靠着栏杆仔细地聆听。是的,那是河水流动的声音。那水面平静如镜的湄水河,只有洒落几片叶子,从叶子位置的移动才能察觉出她是真的在流动。它在平静而平凡地流动,温柔而无情地流去,它不会让你感慨“逝者如斯乎”,然而她的脚步总是一点一点地向前移动。如果没有这夜深人静,你就无法感受到她离去的声音。唉,人的一生,多少的时光就如这流水般悄然溜走,等到发觉时,她已走得很远很远……

正当我为着那些逝去的时光隐隐作痛时,又一种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河的对岸,那些稀稀散散的风景树,在不断地发出沙沙的响声,一丛丛的树叶在上下翻飞——原来是风来了。他掠过了那些风景树,发出呼呼的可怕声音,将本来平静的湄水河面掀起了层层波浪。他跃过栏杆,越过山坡,钻入了公园里的树林。一阵肆意的狂扫后,树林里黄叶纷纷败落,一层一层地飘洒在草地上。这是新陈代谢的旋风吗?每一个生命是否都会被卷入历史的故土堆?这是时代的飓风吗?经受不了时代的考验,必然会被淘汰出局?想到此,我不寒而栗。

不远处的楼房里,灯光在一盏一盏地熄灭,依稀地传来一阵阵鼾睡的声音,此伏而彼起。他们有的因为一天的事顺心顺意,顺风顺水,所以睡得很香;有的因为过于劳累,身心疲惫,所以睡得很沉;有的“不管风吹浪打”,“我自岿然不动”,所以睡得很深……。也许鼾声有打呵欠一样的传染,我疲劳的双眼不断地牵引着我走在回家的路上。然而那湄水河的流水声、那狂风扫落叶的呼啸声,在不断地拍打我的大脑皮层,让我异常清醒,无法入眠。辗转反侧地熬到了凌晨三点,再也熬不住的我,披衣再次来到了河边,听那夜的声音。

当一束束灰白色的光芒渗透了夜的黑,当晨曦毫无间隙地一排排地铺上了大地,一个又一个身影从远方奔来。他们嫣然一笑,步履矫健,丝毫没有受到昨夜的干扰。是的,我应该象他们一样,每天都迎着阳光微笑,每天都安然入眠,不必去为那流水无情而扼腕,不必去为那黄叶飘零而伤感。当每一个时分都恰如其分地把握在自己手中,当一切都在合乎自然地运行,又何必去伤感所有的逝去?于是,我释放了充斥在内心的雾霾,迈开了被夜色拖累的脚步,喊着“一二三四”的号子,奔向那阳光铺洒的地方……


责编:戴戈

来源:双峰县融媒体中心

时政要闻
推荐
乡镇新闻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