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尽甜来
2020-11-28 15:28:58          来源:双峰县融媒体中心 | 编辑:戴戈 | 作者:周伟华          浏览量:32637

前不久,妻子便秘,听人说,蜂蜜很有疗效。我四处打听,得知杏子铺镇和家村有个老头养蜂,养了二十多年了,很多人买过,治便秘符镇符灵,而且养颜。几天后,我和杏子铺社工站的曹娟,刚好在和家村办事,便相约去老汉家看看蜂蜜。

驱车到他家,已快中午了。一栋楼房映入眼帘,看结构,这房子应该有二十多年了。我们进到厅堂,靠墙的地方堆放着十多个闲置的蜂箱。迎接我们的,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妙龄女子。她高挑的身材,白皙的皮肤,悠雅的气质,一袭长裙,衣袂飘飘。她告诉我,她叫刘桂,是养蜂老人刘力前的孙女,中国海洋大学的研究生,目前放假在家。我问她爷爷在哪里,她便带我们来到屋后的树林里,指着树林深处的白影说:那是我爷爷,他天天侍候他的宝贝,从早到晚,都在守着。我有点好奇,想看看蜜蜂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看看蜜蜂是怎么产蜜的。我们便往林子深处走。林子里没有太阳,偶尔的太阳光穿过树叶的间隙,一串串亮眼的光柱投射在树荫的落叶上,形成斑驳陆离的光圈。树林中不时散落着一口口蜂箱,嗡嗡嗡嗡唱着歌的蜜蜂飞来飞去。在一棵柚子树下,一位穿汗衫的瘦高个老人正在侍弄着蜂箱。天气太热,他打开箱盖,给蜂箱透透气。

刘桂说,这就是他爷爷,每天就守着蜜蜂。她转身回家了,她说要留我们吃饭,要去炒菜了。看到我们过来,老人笑了笑,跟我们打招呼。他一边侍弄蜂箱,一边给我们说些有趣的事。他指着胖嘟嘟的大蜜蜂对我们说:这是蜂王,一个蜂箱只能留一个蜂王,如果有两个蜂王就要分箱,否则发生恶斗,老蜂王会被新蜂王赶走,这个过程很残酷,整个蜂箱里的蜜蜂都不得安生,会纷纷飞走逃生。曹娟笑着说,看来小生灵也是一山不容二虎呀。

老人把蜂格抽出来,上面密密麻麻爬满了褐色的蜜蜂,有时三两只蜜蜂腾地而起,窜到我们头上,吓得曹娟用手蒙着头,闭紧眼晴大声尖叫。我也有些恐慌,但矜持着,装着男子汉的无畏。老人还把工蜂、兵蜂指认给我们。我们怕蜜蜂蜇人,不敢近前去看。曹娟胆子更小,只得躲在我身后偷偷瞄几眼。我感到很新奇,又有趣。便与老人攀谈起来。我问老人,什么时候养蜂的?为什么会想到养蜂呢?听我问起这个话题,老人兴奋的脸上顿时失去了光彩,心情有些忧伤。他沉重地说:他是在1995年开始养蜂的。当时家境很不幸,心里很烦恼,他想养几箱蜂来调剂心情,来寻找精神的慰籍。苦太多了,就盼望有点甜。到底有哪些苦呢?大概是1980年吧,他小女儿生下来才几岁吧,因家里穷,饭都吃不饱,整天饿得哭哭闹闹。他白天给生产队打铁,太累了,晚上想困个好觉。但小女儿哭得让他心烦,他就对妻子发了脾气。那时也许是因为穷呗,个个火气大,一点就着。妻子性子刚烈,受不得委屈,马上跟他大吵起来。妻子说,这日子过不下去了,干脆死嘎算哩。他们平时也经常吵架,这些话听得多了,也没太在意。没想到,妻子气急之下,真的喝农药死了。等他发现她喝了农药,为时已晚了。妻子已口吐白沫,气绝而亡,最后送医院洗肠也没能挽回她年轻的生命。那一年,她才29岁呀。妻子走后,日子更加艰难。三个孩子全靠他带。他既当爹又当娘,多少苦难多少痛楚只有他知道。二十年过去了,好不容易孩子们熬大了,都可以外出打工赚钱了。也许是穷人的孩子懂事早,儿女们都勤劳肯干,省吃俭用,几年就赚了十多万元。那时的十多万元可是一笔巨款呢。刘力前老人在家里为儿子们建起了一栋两层楼房,那时很时髦的,他家成了远近闻名的富裕家庭。不久,女儿嫁了出去,两个儿子都相继结婚生子。大儿子生的是孙女刘桂,小儿子生的是孙子刘志钢。

不料天有不遭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刚刚过上好日子的他,家里又遭不幸!2000年春,一直为双峰县皇视天线厂搞销售的小儿子,在昆明的批发店铺被人趁夜撬门抢劫,夫妻两人被当场杀害。那年,小儿子也才刚刚29岁。29岁,是他家的劫难呀,他想起了妻子,妻子也是29岁离他而去的。

说到这里,两行热泪从老人布满沟壑的脸上滚落下来,两只瘦弱的肩膀剧烈抖动,口里迸出沙哑的哭声。曹娟递过纸巾,他擦了一把脸,继续跟我们说着。小儿子夫妇被杀害后,1岁多的小孙子被人拐卖,不知去向。

听到消息,犹如五雷轰顶的刘力前老人昏死过去了。待他醒来后,他和双峰县皇视天线厂的老总,半年多时间里五上云南,向当地公安局等单位提出强烈要求破案惩凶。李总还通过云南的私人关系,想尽了一切办法。也许是老天有眼吧。昆明公安局在三个月后终于抓到凶手,让凶手认罪伏法。后来又花了2个月从人贩子手里把一岁多的小孙子解救回家。

正所谓祸不单行。失去弟弟的锥心之痛,急坏了大儿子,大儿子因此精神失常。患有精神分裂症的大儿子不仅丧失了劳动能力,每年还要住院治疗,需要大笔医药费。大儿媳挺了几年后,最终不堪忍受家里的重负,忍痛离家出走,洒泪离开生病的丈夫和幼小的女儿……刘力前老人面对家中连遭的横祸,心力交瘁,多少次想自杀了之。但看到生病的大儿子和两个幼小的孙子孙女,他只得坚强的活着。

每当夜深人静之时,人们能听到忧伤的唢呐声,那声调悠扬低沉,撕心裂肺,村民知道,那是他在排遣痛苦,也是他在寄托思念……

1995年,他在表哥那里分了几箱蜜蜂。当时是出于好奇来养,现在他把蜜蜂作为生活的伴。他把精神寄托在蜜蜂上,把思念寄托在蜜蜂上,把养家糊口拉扯两个孙子(女)的希望也寄托在蜜蜂上。让他欣喜的是,孙女孙子都懂事,读书很努力,成绩非常优秀。

也许是苦尽了就会是甜。这几年生活顺风顺水,日子越过越滋润。聪慧漂亮的孙女成了家里的骄傲,她考上了中国海洋大学研究生;孙子也不错,今年也考上了大学;养蜂呢,收入一年比一年多,政府对他们很关心,救济补助什么的都照顾他们,现在的日子真好过了。大儿子也许感受到了家里的变化吧,心情愉悦,精神病也逐渐康复了。

说到这里,老人的脸上浮现着微微的笑容。看得出,他很高兴,很满足。老人还想跟我们诉说着,刘桂走过来,说是饭菜煮熟了,叫我们去吃饭。我们便跟着她回屋了。

刘桂的爸爸热情地招呼我们。他对我们一脸的笑,很热情,看得出,他的心情非常好。刘力前老人对我们说,他的蜂蜜呢,搭帮亲戚朋友帮忙,卖得很不错,有时是落地不巴灰,行俏得很,生活有保障了。老人说着,嘿嘿的笑了。

老人端起酒杯,深深地呡了一口米酒,露出得意的笑,笑容荡漾在饱经沧桑的老脸上。看到老人深深的皱纹里淌满了幸福的笑意,我和曹娟会心的笑了。饭后我们没有久坐,我们每人买了几斤蜂蜜就告辞回家了。我觉得,这蜂蜜很特别,会有不一样的甜。

责编:戴戈

来源:双峰县融媒体中心

时政要闻
推荐
乡镇新闻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