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读《诗经》有感
2020-12-18 11:09:25          来源:双峰县融媒体中心 | 编辑:戴戈 | 作者:佘国武          浏览量:20798

《诗经》,我曾经读过,但印象不深,记不住。作为一个写旧体诗词的人,不熟悉《诗经》,总觉得有愧。于是决定抄读一遍,希望能对它比较熟悉。因此从9月26日起,每天利用空余时间抄写《诗经》,终于在12月5日将《诗经》抄了一遍,尽管是毛毛糙糙地抄,然而对《诗经》还是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有了自己的认识。

一、《诗经》共有诗歌305首,其中《风》共有160首,风有周召邶鄘卫、王郑齐魏唐、秦陈桧曹豳十五风,篇幅都不长,比较容易读。《雅》共有105首,雅有大雅小雅之分,小雅共74首,大雅共31首,大雅篇幅比较长,比较难读。《颂》共有40首,大多篇幅短小,容易读。

记得高中时学《伐檀》、《硕鼠》,觉得这些诗写得不好、难读,其实这些诗是《诗经》中艺术性很高的诗,也是比较容易读的诗。真正难读的要属《皇矣》、《桑柔》和《閟宫》。

二、《诗》为什么会称为《诗经》?它原是西周初年的一部诗歌总集,它包括民歌和文人在民歌基础上再创作的诗歌,汉朝之前称《诗》。可是到西汉初年,申培公、韩婴、辕固生三博士为《诗》做注解,其著述列于宫学,便称《诗经》。后来博士毛公又作《毛诗故训传》,在《毛诗传》里称“先王以是经夫妇,成孝敬,厚人伦,美教化,移风俗”,于是历代统治者借《诗经》来维护其统治。要用它作政治工具,就得附会夸大《诗经》的政治性,但这和实际不相符合了。如《周南·卷耳》毛公解释为:“《卷耳》,后妃之志也。又当辅佐君子,求贤审官,知臣下之勤劳,内有进贤之志,而无险诐私谒之心,朝夕思念,至于忧勤也。”但整首诗看不出有个后妃,只是基本上能判断一个女人思念在外的丈夫,如果无端地把这个女人定为后妃,那么很容易演义出诸如“辅佐圣君”的话来。

一直到清代末年废除科举,《诗经》才逐渐退出经的范围,现在我只把它当作一本诗来读,至多当一本有曲折过程的诗书来读。

三、读读《诗经》,可以多认识许多字,诗经里面,讲了许多动物植物的名字,比如各种马的称谓,恐怕有几十种吧,如“骈、骖、驷、骊、骐、騑、骎、骙……”。正象孔子所言“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另外可以多了解一些字的不常见的义项,如“薇亦作止”的“止”为语尾助词,“今我来思”的“思”为语尾助词,“我车既攻”的“攻”意为“修缮”,“ 烝我髦士”的“烝”意为“进”,“薄言观者”的“者”意为“诸”。“不显不承”的“不”意为“丕”。

四、前人和今人的诗词对联中,许多词语出自诗经,可见《诗经》是一部引用率比较高的书。如“螽斯衍庆”出自《螽斯》,“桃之夭夭”出自《桃夭》,“甘棠遗爱”出自《甘棠》,“摽梅”出自《摽有梅》,“差池” 出自《燕燕》,“居诸” 出自《日月》、“契阔”出自《击鼓》,“宴尔新昏” 出自《谷风》,“式微式微” 出自《式微》,“桑间” 出自《桑中》,“淇竹” 出自《淇澳》,“信誓旦旦”出自《氓》,“苇航”出自《河广》,“彼黍离离”出自《黍离》,“一日三秋”出自《采葛》,“孔武有力”出自《羔裘》,“风雨如晦”出自《风雨》,“青青子衿”出自《子衿》,“陟岵陟屺”出自《陟岵》,“不稼不穑”出自《伐檀》,“日月其除”出自《蟋蟀》,“在水一方”出自《蒹葭》,“交交”出自《黄鸟》,“渭阳”出自《渭阳》,“栖迟衡门”出自《衡门》,“七月流火”出自《七月》,“作伐” 出自《伐柯》,“跋前疐尾” 出自《狼跋》,“鼓瑟吹笙”出自《鹿鸣》,“脊令”、“阋墙”出自《常棣》,“嘤鸣”出自《伐木》,“九如”出自《天保》,“杨柳依依”出自《采薇》,“忧心忡忡”出自《出车》,“万寿无疆”出自《南山有台》,“车攻马同”出自《车攻》,“梦占熊罴”出自《斯干》,“陵谷迁变”出自《十月之交》,“暴虎冯河”、“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出自《小旻》,“螟蛉义子”、“ 夙兴夜寐”出自《小宛》,“维桑与梓,必恭敬止”出自《小弁》,“巧言如簧”出自《巧言》,“伯埙仲篪”出自《何人斯》,“贝锦”出自《巷伯》,“蓼莪”、“失怙失恃”出自《蓼莪》,“浦天之下,莫非王土”出自《北山》,“自遗伊戚”出自《小明》,“不稂不莠”出自《大田》,“教猱升木”出自《角弓》,“中心藏之,何日忘之”出自《隰桑》,“月毕”出自《渐渐之石》,“多士”出自《文王》,“鹰扬”出自《大明》,“瓜瓞绵绵”出自《绵》,“鸢飞戾天”出自《旱麓》,“刑于寡妻”出自《思齐》,“绳武”出自《下武》,“燕翼诒谋”出自《文王有声》,“姜嫄产娃”出自《生民》,“率由旧章”出自《假乐》,“如圭如璋”出自《卷阿》,“小康”出自《民劳》,“不可救药”出自《板》,“俾昼作夜”、“殷鉴不远”、“老成人” 出自《荡》,“白圭可磨”、“不愧屋漏”、“投桃报李”、“耳提面命”,“诲尔谆谆”出自《抑》,“进退维谷”出自《桑柔》,“明哲保身”出自《烝民》,“禹甸”出自《韩奕》,“兢兢业业”出自《召旻》,“肃雍和鸣”出自《有瞽》,“信宿”出自《有客》,“仔肩”出自《敬之》,“泮水”出自《泮水》,“娀氏生契”出自《玄鸟》,“长发其祥”出自《长发》。  

既抄既读,又纵横比较,对《诗经》的印象比以前深多了,看来抄读不失为一种读书良法。

责编:戴戈

来源:双峰县融媒体中心

时政要闻
推荐
乡镇新闻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