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峰作家》电台栏目第十期 | 曾星梅:我的“篾匠”父亲
2023-09-01 10:42:33          来源:双峰县融媒体中心 | 编辑:戴戈 |          浏览量:56813

亲爱的听众朋友,大家好!我是海霞,您正在收听的是由双峰县作家协会和双峰县融媒体中心FM88.8双峰人民广播电台共同创办的公益文化类栏目《双峰作家》。









喜欢今天的文章,一开始是被文章的标题所吸引。在之前的节目中海霞曾和大家介绍,我有一位擅长做篾活的爸爸。我的爸爸干了大半辈子篾活,手艺在老家也是小有名气,直到现在,尽管用竹制品的少了,农忙时也还是会有人慕名而来找他订制工具。


再看文章的内容,很多相似的画面一一浮现在眼前。小时候,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我有时就呆呆地看着爸爸做篾活,看着那篾刀、竹片在他手中飞舞,也能看上小半天。只是很惭愧,我一直没能够像今天文章的作者一样,去用文字的形式记录我勤劳朴实的父亲。

今天,就让我来分享这篇文章,也借这篇文章与作者共同表达我们对“篾匠”父亲的爱吧。一起来欣赏双峰县作家协会曾星梅老师的作品:







我的篾匠父亲

父亲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在那个饭都吃不饱的年代,老百姓最先想到的就是怎么养活自己和家人。

以前的老辈人常说“天干三年,饿不死手艺人”。父亲十几岁就去拜师学艺了,父亲学的那门手艺叫做篾工,那个年代的手艺人还是很吃香的。

父亲常常跟我们姐妹炫耀,他就是靠着这门手艺娶到母亲的。父亲年轻时生了一场病,走路都不方便,一瘸一瘸地,找一个中医看了一下,医生说是坐骨神经痛。

回家后,村里的人见父亲走路偏瘫的样,都觉得父亲这辈子可能都难娶到老婆了。后来在一位老中医的妙手回春下,父亲的病居然被治好了,走路姿势也恢复了正常。

父亲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四面八方的媒人都来给父亲做媒,有一技之长的父亲开始挑三拣四,相了几个没有一个中意的,直到母亲的出现,父亲第一次见母亲的时候,母亲留着学生头,皮肤白皙,父亲很快拜倒在母亲的石榴裙下。

年轻时的父亲长得还算英俊,只是个子不高,母亲是那个年代少有的高中生,对父亲并没有一见钟情。外公见母亲对父亲的态度犹犹豫豫,作为长辈的他告诉母亲:“家财万贯,不如有一技之长。”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撮合下,父亲如愿以偿地抱得美人归。

婚后,母亲生下了我们姐妹三个,父亲靠着他那门手艺养活着我们一家人。在农村,做篾工的人被尊称为“篾匠”或“师傅”,在我的记忆中,大部分人尊称父亲为“师傅”。

家里用的东西基本上都是父亲用竹子编的。父亲编东西前总是先去自家山上砍根竹扛回家。做篾工的竹子有讲究,不懂行的绝对不清楚,我只是依稀记得父亲说必须用冬竹,春竹不行,冬竹做出来的竹制品既牢固不易断裂又防霉。具体怎么辨别冬竹和春竹,这恐怕只有他们手艺人才分辨得出。

竹子扛回家,父亲会找条长板凳把竹子一端架起来,接着用篾刀将竹子外面的竹节处削平,把竹子对剖再对剖,敲掉里面的竹节,剖成竹片,再将竹皮竹心剖析开,分成青竹片和黄竹片。然后再根据需要,竹皮部分,剖成青篾片或青篾丝,剖出来的篾片,粗细均匀,把柔软结实的篾放到用铁打成像小刀一样的“度篾齿”小槽中穿过去后,篾的表面会变得光滑,使用的时候才不会扎人。最里层的黄竹片则用来做柴烧。

不同的竹制品编织的时间和编织方法都是不一样的,家里睡觉用的竹席,父亲要足足织上两天。父亲织的竹席天然原生态,躺上去肌肤与竹面来个亲密接触,丝丝凉意袭上心头;深吸一口气,一股淡淡的竹香味传入鼻孔,让人顿感清新舒适。

父亲编的篓筐能承重百斤以上不变形,是农家人用来挑稻谷的必备工具;编的盛鱼或捕鱼的鱼篓,细致美观,能把鱼、水分离开来;编的筲箕、筛子方圆周正,可以用来晒农作物……学艺不精的人是很难达到这种境界的。

农家人的生活可以说离不开竹制品。

刷锅用的竹刷子,吃饭用的竹筷子,装菜用的竹篓子,收稻谷用的竹篓筐,挑水用的竹扁担等等,都来自像父亲一样心灵手巧的“篾匠”之手。

干了几十年“篾工”的父亲,对自己手艺的热爱深深地刻入了骨子里。两只手的皮肤变得非常粗糙,长满老茧,到了冬天皮肤还会开裂,长长的口子似婴儿张开的小嘴,让人看了瘆得慌,手指上的每个关节也都变得很粗大。

古稀之年的父亲闲时还会在家做一些“篾工”活,我们姐妹三个劝他不要做了,父亲每次都是笑笑,嘴上答应得挺好,过后又去磨他那把篾刀了。这篾刀看似平凡,父亲把它当成宝贝,据说是父亲学艺时,师傅送给他的,他生怕长时间不碰,篾刀会生锈,手艺会生疏。

父亲老了,有如他那把好久没用的生锈篾刀。但是如果有一天将要用到那把刀,它会重新焕发出光彩!

这就是我的“篾匠”父亲!


好的,听众朋友,《双峰作家》栏目到今天播出第10期了,我很荣幸在这个节目当中,与很多文学爱好者结缘,读到了他们的优秀作品,也了解到了他们背后的一些故事。特别是今天,让我感觉奇妙的是,遇到了一位有着“相似”父亲的作者。


当然,我想“相似”的不仅仅是“篾匠”父亲,而是因为,天下所有的父亲,其实都是相似的,无论他从事什么职业,他都是永远给予我们爱和支持,却从不求回报的人,是那个一生勤劳却一直平凡的人,是陪我们长大,却慢慢老去的人。


在刚刚的作品中,当我读到“父亲老了”这句话时,内心有很触动和伤感,现在,我的爸爸也青丝变银丝,步履蹒跚,扛楠竹的背已微驼,剖篾片的双手已长满老茧。想到这些,真希望如那首歌中所唱到的:“时光时光慢些吧,不要再让你变老了,我愿用我一切换你岁月长留……”。


我想,这也是我们每一个儿女的心声。


感谢收听今天的《双峰作家》栏目,我们栏目每周五晚上8点首播,每周日晚上8点以及周一、周三中午12点重播,欢迎大家关注、期待。本期节目编辑王海霞、谢阿琳,监审彭璀铌、曹乐乐,监制刘颂阳、胡柳莲。感谢您的收听,再见!






本文图片部分由作者提供,部分来源网络

作者简介

曾星梅,双峰县作家协会会员。双峰县荷叶镇人,现从事平面广告设计,工作之余爱好写作,早年在外工作时,获得公司“迎中秋、庆国庆”征文活动优秀奖,从而与文学结缘,擅长小说、散文、实用文系列。作品散见于北京《易友》杂志纸刊和自媒体平台。


END



责编:戴戈

来源:双峰县融媒体中心

热点专题
时政要闻
精彩推荐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