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到深处自然浓
2023-11-14 09:03:24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 编辑:戴戈 |          浏览量:60767

作者:贺鹤来

夕阳西下,游人尽散。

蝉声沉落,荷池内,蛙声升起。凉风拂面,残荷喧哗。妻子抱憾道,赏荷佳节早过,只能再等来年。我随手一挥,示意她先回娘家休憩,嘱咐不必等我吃饭。她心领神会,轻声道了一句,“老伙计,早些回来!”便消失在茫茫的视线中……

夜幕悄然降临,乡间小贩匆忙收拾摊位。远处和近处冉冉升起一柱柱炊烟,晚霞将乡间侯府——曾国藩故居披上了一层层神秘的色彩。月儿初圆,庭院不大,青砖素瓦,不奢华,不张扬。如此看来,“晚清中兴重臣”曾国藩大人不愧是一品廉吏。我移步小桥石墩处,让思绪乱飞。似乎在留恋什么,抑或找寻什么……

一晃,离开荷叶镇已是二十年余。我依稀记得当时工作的情形。最初,跑腿当“邮差”,一趟《通知》下来,几十里山路。再后来,算是干了点“正事”,大清早,骑自行车去各村屠宰点查税。然我却对征收“三提五统”、社会抚养费那种“蛮横”搞法,甚是抵制——借机躲在暗处“做做样子”,因而经常遭批评教育。因不被领导和同仁待见,心情很是坏,浑浑噩噩数着日子过。

不记得是哪天,在回城客车上遇见一个长发飘飘少女。巧了,她手里也拿着一本《古代汉语》。我借步探身坐过去。缘分这东西真的很玄,很炫……

认识她不到几天,我买了一束红玫瑰,用信封装着憋了三天三夜的情诗《若有一个人懂我,今生足矣》,在一个下雨天,超兴奋地骑着新买的摩托来到了她的学校。

“你是魔鬼,让我彻头彻尾着了迷。”我捧着更加娇羞的玫瑰自带喜感地说。然后,忐忑不安从湿漉漉裤兜掏出皱巴巴信封强行塞与她手里。只见她的学生一个个笑我是傻子。傻子有傻福,我终于在众多追求者中脱“颖”而出,俘获了一个亭亭玉立姑娘的芳心。

工作起干劲。每每看到双方当事人握手言和时的场景,那种幸福感和成就感早已溢于言表,再苦也不叫累。学习有奔头。一有空闲,我就捧着书本钻进她的闺房。一对年轻人,挑灯静读,其乐无穷。

一说“见家长”,水到渠成。

一杯清水煮茶,一壶米酒,一碟花生,一碗干鱼,一盘辣子鸡……林林总总,叔叔阿姨淳朴热情,盛情难却。

事实上,我的父母也一样合不拢嘴。

不得不说,浪漫是爱情的催化剂、生活的调味品。说一句情话,或扮一枚小丑,抑或送一朵山间野花,她都能开心每一天。当真诚打败所有的“毒舌”,1999年国庆节,我俩结婚啦。“当阳光照进了生活,吃盐也透着甜”。那一年,她拿下了自考本科毕业证。在她的戒尺下,我也成功上岸。

生活往往是这样的。扎实甜蜜的喜剧还没播完,苦情剧似乎迫不及待上演。随着乡镇机构改革和教师轮岗政策的相继出台,年轻的她和我双双下岗了,工作和生活全被打乱了,一切平静的生活戛然而止。腆着大肚子的妻子却没有一句怨恨之词,她再一次拿起了书本。三年后,她考上了本省一所211大学全日制硕士研究生……

那年她才25岁,美貌盖过才华的年纪——几乎所有的人猜到她会“远走高飞”,连我自己也深信不疑。但毕业后,她没选择读博,也没去大城市谋生,而是选择留在小城娄底。

“是想给儿子一个完整的家,还是同情我这个憨包?其实我无所谓的啦!现在儿子还小不懂事,后悔还来得及。以前你读中专耽误了前程,现在应该去追求更好的生活……”她总是浅浅一笑,却不语。

越想知道答案越问得急——可能我那时情商与智商全被狗吃了。她被问急了,“大哥,世上哪有把老婆往外推的?”

我在梦里笑出了声,她说。

生活像孙水河里的流水一样,潮涨潮落之后悄无声息的流。

像许多的普通夫妻一样,譬如,散步走得太快或太慢要争;买什么颜色或样式衣服也争;过年去婆家还是去娘家也要争。我俩也在生活琐碎争吵声中来到了2023年。青丝生白发,昔日的“小贺”变成了“老贺”。然而在健康面前,生活中“所争所想”一切都是浮云!3月中旬,她得了一场大病——可能是药物中毒;似乎又是命中“劫数”?难道会离我而去?我不相信。

可是她说,“老伙计,我可能活不长了,你另找一个凑合着过日子。那一点积蓄全留给儿子吧!——我省吃俭用也算对得住你们贺家了。你不抽烟不喝酒,你的工资够度余生了……然我太年轻了,还没看到儿子将他美丽新娘娶回家,还没抱孙子——应该是白白胖胖的,像他爸。”

她反倒劝我不要哭,谁不是来人间走一遭。可是数个月来,几乎流尽了人生中所有的泪——我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成熟过。每一个深夜,几乎是在每一个深夜里。我亲吻她的额头,然后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背或腿,开始一声一声数着羊。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四十六只羊,一百只羊,一百零八只羊,二百二十三只羊……催眠着她入睡,但我又怕她睡过去了!——她暴瘦十来斤,暂没找到可医的药。

数着,数着,有时我强忍着的眼泪也会流出来。我仿佛看见爱情的尽头,看到了生命的源头——来世。

父母也背对着我们哗啦啦流眼泪。

8月底,她奇迹般慢慢好起来了——能吃能睡了。可能善良刻在骨子里的人,老天看见也会流泪,不然怎么会下雨……

是的,遇见了对的眼神,那就是遇见了一辈子的“诗和远方”——不为功利的坚贞爱情,心灵真诚和人格坚挺的完美融合,一切单纯美好的情感流露。情到深处自然浓,我想,既然上辈子已经相爱了,这辈子就会不离不弃,所以下辈子还要做夫妻。真爱,其实就是那么朴素拙厚,它琐碎而细小,常常藏在生活中某一个不起眼的细节里。彼此谙熟叫一声“老伙计”,那肥而不腻甜蜜自然而然被时间一点一点渗进彼此的心田……

责编:戴戈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热点专题
时政要闻
精彩推荐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