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书童
2023-12-13 15:59:31          来源:双峰县融媒体中心 投稿邮箱: bm@ldsf.com.cn | 编辑:李娟 | 作者:刘自林          浏览量:62263

六点整起床,烧水、洗漱,饺子馒头上锅,炒饭。六点半,叫醒儿子,递裤子和袜子,不停催促。拿几个水果,洗干净了,放进保鲜袋。六点五十,吃早餐。七点一十五,出发。看着孩子上了公交车,我走路去菜市场。

马上又要月考。昨天星期天,儿子做作业做到晚上十一点。这个周末,语文:背诵古诗四首、作文素材、阅读、作文一篇;数学:几张试卷;英语:背五单元对话、短文;生物、地理、政治、历史试卷记背。

孩子一进入初中,一切都变得紧张起来了。读书的紧张,我也不得不跟上节奏,一个字:赶。小学时,做什么都拖拖拉拉,现在基本改掉了这个毛病,能保质保量完成作业,已非易事。以前,电视遥控器总被我东藏西藏,现在不用了,哪里还有看电视的时间。以前,每周末踢两个上午的球,现在减到一个上午。作为爸爸,我别无选择,只有全力以赴,支持配合老师,督促、抓好孩子的学习,照顾好他的生活起居,当好服务员,做合格书童。

孩子的喜好、口味随时在变,常常今天要吃这个,明天就不喜欢了,要吃那个。早餐,头天晚上,就得问清楚了,明天早上吃什么,“饺子?面条?烤红薯?”“不吃。”“要不,蛋炒饭?煎个糍粑?”“随便。”这就是可以了。不可以,第二天早上,他往公交站赶,我一路小跑着,去早点店买了,在车子马上就要开动时,送到车上。糍粑,要手工做的,油煎、烤的不吃。水煮蛋不吃。牛奶不能喝,一喝就吐。周末,必去店子里吃一次青树坪米粉,而且口味刁,习惯了,就固定在那个店。有一次,这店老板临时有事歇业,我说到隔壁随便哪个店子吃下算了,那里还有好几家粉店,他回怼:“要吃你吃,我不吃。”幸好我知道大概一里路远的地方,有另外一家青树坪米粉店,店面大,整洁卫生,味道好。中午和晚上,要换换花样,给他弄点好吃的,把营养跟上去。周一到周四,晚上九点,孩子回来,忙给他热饭热菜,摊两个鸡蛋。隔三岔五,烤个鸡翅或是鸡腿。等他吃完,差不多十点。父子两个坐在一起,他写作业、记背,我拿本书看,或胡乱写几句什么。有时,一声“爸爸”,他手指着杯子,要加水了。检查、签字、打卡,一般到十一点,也有到十二点的。晚了,困得不行,只好先上床。上了床,放心不下,也只和衣躺着,时不时悄悄爬起来,偷偷看看他在做什么,催他抓紧做完了,赶快睡觉。有时候,感到坚持不住,和孩子妈妈说:“今天晚上,你来陪。”她说:“我累得要死,都快散架了。”当班主任,每天三四节课,也是。

古时候,大户人家的书生是有书童的,陪读兼照料生活。双峰人历来把子女教育视为家庭第一大事,耕读传统由来已久,“耕读传家远,诗书继世长”的观念,深深扎根于人们心中。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从前,祖祖辈辈面朝黄土背朝天,只有苦读,通过科举博取功名,才可能改变身份和地位,改写自己的人生命运。读书是唯一的出路。基于此,双峰自古以来英才辈出,数不胜数,如三国蜀相蒋琬、清代中兴名臣曾国藩、外交家曾纪泽、辛亥革命先驱禹之谟,中共早期领导人、最先提出“中国共产党”名称的蔡和森、妇女领袖蔡畅等等,还被誉为“中华女杰之乡”。中华百年八大女杰,双峰占了一半;“院士之乡”,先后有近十人当选两院院士,最近新当选的军事科学院研究员、少将陈小前,47岁,是第二年轻的院士。现在,大家普遍意识到,在大学教育已经基本普及的今天,不上大学,不读个好一点的大学,没有知识,不谈高大上的诗和远方,最现实的问题,就是今后很难找到理想的工作,很难在社会上立足,只能被迫谋生,更遑论创业,有所发展。这十多年来,为了孩子读书,很多家长苦煎苦熬,在学校附近买了房子。陪读之风日甚一日,尤其到了初、高中,相当部分家长放弃打工挣钱,没买房子的也在学校边上租了房子,一心一意,专职陪读,当书童。有人开玩笑说,晚上跳广场舞的,百分之六七十是寂寞的陪读女人。这个比例,也许可能。但真正的陪读妈妈,是不会寂寞的,她没有寂寞的时间。

初中三年,高中三年,一场持久战,这才刚刚开始,我时常在心里,对自己还有儿子,默默地说:努力,坚持,加油。

一审:李娟

二审:欧阳亚辉

三审:刘郁鑫

总编:刘颂阳

责编:李娟

来源:双峰县融媒体中心 投稿邮箱: bm@ldsf.com.cn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