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的春天
2024-02-20 11:08:11          来源:双峰县融媒体中心 投稿邮箱:bm@ldsf.com.cn | 编辑:李娟 | 作者:刘自林          浏览量:32657

刚刚过了年,气温飙升,盼望着的春天,突然间,就降临到了南方的这座小城,像一个调皮可爱的小男孩,从拐角处猛地跳出来,笑着站在了我们面前。

二月的阳光,温暖和煦,静静地垂洒下来,巨幅的金色绸缎一般,无边无际。风吹着,轻悄悄的,宛如热恋的情人穿过你的黑发的手,带着清新的香,捧着你的脸,抚摸、亲吻。树叶翻飞、舞动,闪烁着耀眼的光,斑驳陆离。田野里绿绿的油菜秆儿,顶着金黄的花苞,摇曳着。“春来江水绿如蓝”,这时候,河里的水格外清澈、澄明,没有一点杂质,绿得如同一块蓝宝石。溶溶的溪涧河流,哗哗——哗哗——,欢歌笑语,低吟浅唱,平静、缓缓地流淌,款款而行。河底的绿藻,柔柔地飘摇、摆动,自由舒畅,无拘无束,无挂无碍,“在康河的柔波里,我甘心做一条水草!”在这初春里,我终于读懂了百年前徘徊流连、依依惜别康桥的徐志摩。

文塔下,山垭里的几株檫树,已闹哄哄地开了满树的黄花,一簇一簇,像是夜空中绽放的烟花。春天里,这儿最早开花的,当是檫树。第一个看见檫树开花的人,就是第一个发现和拥抱春天的人,他是有多幸运啊!松树的针叶,分外嫩绿,青翠欲滴。小草,蓄积了一冬的能量,铆足了劲,此时,使出了全身的力气,顶开坚硬的泥土,探出头来,好奇地东张西望,欣欣然,生机满满。黄莺和其他小鸟,响亮地唱着,啁啁啾啾,唧唧呖呖,清丽、婉转、悠扬,杜鹃鸟也咕咕——咕咕——,引吭高歌。这些鸣叫,汇成了一首美妙的协奏乐。鸟儿们活泼泼的,忽而从这个枝杈跳到那个枝杈,忽而又飞向不远处的另一棵树。

公园里、广场上,腊梅已经凋谢、干瘪、零落,有的仿佛做成了标本似的,悬挂在树上,隐隐约约的香。红梅却还热热闹闹地开着,在阳光的温暖下,香气氤氤氲氲。花丛中,蜜蜂嘤嘤飞舞,钻进一朵朵花的蕊心,吮吸着她的汁液,她的精华。夜晚,朦胧的月色里,“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然而,毕竟是“有梅无雪不精神”,离开了雪,梅就没有了那股精神,就失去了对人们的吸引力,显得有些寂寞、冷清了。而此时的湄水河畔,杨柳依依,和风掠过,柔枝轻拂,摇曳生姿,顾盼有情。柳叶已开始争先恐后冲破桎梏,挣脱苞被的束缚,抽出翠绿的嫩芽,一日一新地生长着,要不了几天,柳树就会披上崭新漂亮的绿裳。“春意才从梅里过,人情都向柳边来”,河堤上人流如织,三五成群,来来往往,姑娘们喁喁细语,孩子们欢笑着追闹着,恋人们相依相偎,凭栏而立。他们的倩影,在水中倒映着,轻轻荡漾。最叫人惊艳的,莫过于“柳眼梅腮,已觉春心动。”新婚的少妇,柳叶一样的双眼,梅红一样的脸颊,面对窗外满园春色,不禁心旌摇荡,春思满怀。这样一个美丽、娇羞、动人的妙龄女子,何等让人心仪、仰慕,浮想联翩,她的爱人,怎么会舍得离开呢?一定是舍不得的。

春天,万物复苏,蓬蓬勃勃,充满了生机和活力,萌发、孕育着新的希望。在赏花观景的游人眼里,春天是桃花红、李花白、菜花黄,是“人面桃花相映红”“拂堤杨柳醉春烟”;在心中有爱的人眼里,是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在读书人眼里,春天是枕书而眠、与书为伴、吟诗诵词的大好时光,是“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是田园诗中最优美的段落。而在庄稼人、劳动者的眼里,春天,是播种的季节,耕耘的季节,一年之计在于春,他们在田土里播撒下谷物果蔬的种子,仔细守望着它们发芽、长叶、抽茎,日复一日,于是就有了秋天的成熟、沉甸甸的收获。

国藩广场上,几个年轻的姑娘头戴棒球帽,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忘情地跳舞,她们把手机夹在支架上,正做直播。孩子们在放风筝,手里紧拉着线,不停跑动,调整着风筝的姿态和高度。

  美女们,我祝你们美梦成真,获得幸福。小朋友,我也祝你们学业有成,前程灿烂。

一审:李娟

二审:欧阳亚辉

三审:刘郁鑫

总编:刘颂阳

责编:李娟

来源:双峰县融媒体中心 投稿邮箱:bm@ldsf.com.cn

  下载APP